Bible Universe
separator

那行毁坏可憎的

那行毁坏可憎的

引言

“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那时,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太24: 15, 16, 21)

这个预言说的是什么,它真的会影响到今日世界的基督徒吗?

圣经中最引人注目的预言之一与“那行毁坏可憎的”有关。这个预言之所以格外引人注目,是因为耶稣说它是末日临近的一个特别预兆。

耶稣在回答门徒的问题时,讲到了“那行毁坏可憎的”。当时,门徒问:“请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些事?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耶稣说:“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那时,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太24:3,15-21)

许多教派的基督徒都承认,这段经文是关于末日的一个明确的、特别的预兆。尽管他们大都赞同“那行毁坏可憎的”是一个重要的预兆,但他们在这个预兆的具体所指上,却似乎不能达成一致。即便是牧师们,对此也陷入了困惑的泥潭——去寻找一个谁也无法确定的答案。这真是一个瞎子领瞎子的完美例证。

当然,有些人认为自己知道“那行毁坏可憎的”指的是什么。有人宣讲说,这个预言在公元前168至165年间,[叙利亚王] 安条克(即以彼芬尼)中止了圣殿崇祀时就已经应验了。他们认为,所谓的可憎之事,是指安条克将猪献在圣殿的祭坛上。另有人认为,那行毁坏可憎之事,指的是将来的某个时辰——当相信无神论的敌基督者倾覆耶路撒冷的圣殿并将其作为他的宝座的时候。还有人认为,“那行毁坏可憎的”是指公元70年耶路撒冷毁于提多大将之手时人们敬拜罗马军旗的事。

那么,“那行毁坏可憎的”究竟是指什么呢?是上述解释中的一种吗?还是这些解释都对?抑或都是错误的?这一问题的答案极其重要,因耶稣清楚地说,这件事攸关生死。

耶稣教导我们说,研究“那行毁坏可憎的”问题时,应该聚焦于但以理书。(太24:15)当你仔细研究这卷书时,你就会发现,“那行毁坏可憎的”可分为三个阶段。它们分别是:但以理时代的“那行毁坏可憎的”(涉及到第一座圣殿);耶稣时代的“那行毁坏可憎的”(涉及到第二座圣殿);最终,末日的“那行毁坏可憎的”(涉及到整个基督教会),且在这三个阶段之间均保持着内在的一致性。因此,我们可视它们互为预表或例证。

第一阶段的“行毁坏可憎的”

解开这个预言事件之奥秘的钥匙,藏于但以理书的前两节中。“犹大王约雅敬在位第三年,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来到耶路撒冷,将城围困。主将犹大王约雅敬,并上帝殿中器皿的几分交付他手,他就把这器皿带到示拿地,收入他神的庙里,放在他神的库中。”(但1:1,2)但以理在这两句简短的记述中,简明扼要地交代了书中后面余下部分的历史背景。

进一步学习但以理书序言,我们发现,“那行毁坏可憎的”在但以理的时代就已经存在了,并且向前可追溯到耶路撒冷的沦陷。历代志的作者将犹大王被掳往巴比伦的原因告诉了我们。“约雅敬登基的时候年二十五岁……行耶和华——他上帝眼中看为恶的事。”(代下36:5)正是因为约雅敬邪恶的生活,上帝才容许他成为俘虏。

这件事有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圣经对约雅敬的邪恶行为作了如下描述:“约雅敬其余的事和他所行可憎的事,并他一切的行为,都写在以色列和犹大列王记上。他儿子约雅斤接续他作王。”(代下36:5-8)正是由于约雅敬所行的特别的“可憎的事”导致了他和他的城失去了上帝的保护,以至落于尼布甲尼撒之手。

不幸的是,他的儿子约雅斤做得比他父亲好不到哪儿去。经上告诉我们,他也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结果他也同样被掳往巴比伦,“约雅斤的叔叔(原文作兄弟)希底家”被立为犹大和耶路撒冷的王”。(第9-11节)

圣经接下来不仅记载了希底家像前两任王一样邪恶,而且“众祭司长和百姓也大大犯罪,效法外邦人一切可憎的事。”(第12-14节)上帝的政治与宗教领袖和百姓一起,接纳异教的风俗并视为己有。他们付上了违背上帝已启示之真理为代价,去效学这些异教风俗。请注意,他们是在什么地方犯下这些“可憎的之事”的:百姓“大大犯罪,效法外邦人一切可憎的事,污秽耶和华在耶路撒冷分别为圣的殿。”(第14节)这些可憎之事发生在上帝分别为圣的地方,即“耶和华的殿”中。

当时的宗教领袖故意引诱百姓采取异教的崇拜习俗,并将这种习俗融入百姓对上帝的敬拜之中。上帝选民的领袖们用人虚妄的观念替代了上帝的诫命,以致于激起了上帝的愤怒。百姓拒绝上帝的呼召,不肯悔罪,也不肯改革,就只能收获自己种下的苦果了。“所以,耶和华使迦勒底人的王来攻击他们,在他们圣殿里用刀杀了他们的壮丁。”(第17节)

这个判决不仅是指血流成河,还有城邑和圣所的彻底被毁。(第19节)所有的这些事“就应验了耶和华藉耶利米口所说的话:地享受安息;因为地土荒凉便守安息,直满了七十年。”(第21节)上帝的百姓实行外邦宗教可憎之事的结果,便是他们的土地、城邑和圣所都遭毁坏和变为荒凉。

干犯安息日招致的毁灭

到底是什么样的可憎之事招致了如此之毁灭呢?既然这些事的发生“应验了耶和华藉先知耶利米口所说的话”,那么耶利米应当能够告诉我们在敬拜中被替换的究竟是什么。在耶利米书第17章,先知奉命站在百姓的门口说预言。耶利米奉旨告诉百姓,他们若尊敬上帝所设立的第七日之圣安息日,他们的城就必存到永远,并且这忠心的顺从将使他们与上帝建立一种关系,就是他要使用他们作为器皿,以使周围的外邦人得以悔改。(耶17:19-26)

与此相反,他们若不以安息日为圣日,上帝就任凭他们的城被毁坏。“你们若不听从我,不以安息日为圣日,仍在安息日担担子,进入耶路撒冷的各门,我必在各门中点火;这火也必烧毁耶路撒冷的宫殿,不能熄灭。”(第27节)

可悲的是,犹太人执意继续干犯上帝的安息日,由此走上了毁灭和被掳的道路。导致他们被毁的可憎之事就是干犯安息日,因此我们可以明白历代志下36:21的意思:“这就应验耶和华藉耶利米口所说的话:地享受安息;因为地土荒凉便守安息。”

生活在同一时代的先知以西结,也向我们讲述了上帝百姓在圣地所行的可憎之事。以西结书第8章,先知在异像中被带到内院的门口。上帝开始向他的仆人显示他百姓所犯越来越大的恶行。在第5-6节中,上帝说到那激起他忌邪之心的偶像。但更激起上帝烈怒的就是污秽的走兽被带进上帝的殿中,妇女们为异教的神搭模斯哭泣,其中最可憎的乃是,有二十五个人站在上帝的圣地“背向耶和华的殿,面向东方拜日头。”(结8:16)

上帝指示犹太人建造圣殿的方式,就是为了阻遏他们效法外邦邻国敬拜太阳。犹太人礼拜的重心——约柜,乃是安放在会幕的西头,因此,当以色列人敬拜真神上帝的时候,他们应该背对升起的太阳而面向西方。然而,异教风俗渗入上帝的子民中间并迅速蔓延,犹大国的领袖们竟然背对着上帝的圣殿——这是一种何等严重的背道行为。

以西结和耶利米都列出了在敬拜上帝中所搀杂的异教习俗。不论是干犯第二诫的偶像崇拜,诸如敬拜不洁走兽,膜拜搭模斯和异教虚构的神明,还是干犯上帝的圣安息日、在分别为圣的日子里敬拜太阳,这些行径全都被上帝归为可憎之事。正是因为犹太人坚持认为自己的行为有理,并延续这些异教的习俗,上帝才容许毁灭临到了他们的城。

但以理自己也相信,正是上帝百姓所犯的罪孽,导致了他们的毁灭。“主啊,求你按你的大仁大义,使你的怒气和忿怒转离你的城耶路撒冷,就是你的圣山……因我们的罪恶和我们列祖的罪孽……为自己使脸光照你荒凉的圣所……睁眼而看,眷顾我们荒凉之地。”(但9:16-18)

需要特别注意的一点是,行这些可憎之事的,正是上帝悖逆的百姓。反过来,这种行为致使上帝撤回了对他们的保护,并施行了审判和刑罚,他们便遭遇了毁灭之事。但以理时代的这次毁坏可憎之事,牵涉到了第一座犹太圣殿,它也预表着但以理书中所预言的其它两件毁坏可憎之事。接下来我们要讨论的,就是与第二座犹太圣殿有关的可憎之事。

第二座圣殿的荒凉

在以色列人从巴比伦的手中得释放并重建耶路撒冷圣城和圣殿后,犹太领袖们便自己创立了一堆规条,为得是要保守他们免于重犯先前导致他们被奴役的罪。第四条诫命,第七日的安息圣日成为需要改正的重点。犹太人以为,既然是干犯安息日导致了他们的被掳,那他们就需要制订出详细而具体的规则,来确保守好安息日。

他们最终制订出五百多条有关遵守安息日的规条。其中有一些关于安息日律法实在是可笑至极。比如说,在安息日人不能把鸡蛋放在太阳底下,因为太阳光有可能会把鸡蛋烤熟,而在安息日烤煮食物是违背第四诫的。当然,这样导致的唯一结果就是,一系列的纯粹的律法主义。最后,人们开始相信,能否得蒙上帝的恩宠,就在于他们遵守祭司和长老们的遗传与教导的程度如何。

最终的结果是,百姓又被完全引回到悖逆的老路之上。耶稣评论说,他们虽有表面上的虔诚,但仍旧是在违背上帝的律法,正如以赛亚和但以理时代他们的祖先一样。“以赛亚指着你们假冒为善之人所说的预言是不错的。如经上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他们将人的吩咐当作道理教导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你们是离弃上帝的诫命,拘守人的遗传……你们诚然是废弃上帝的诫命,要守自己的遗传……这就是你们承接遗传,废了上帝的道。”(可7:6-13)百姓发现自己再次陷入徒然敬拜的背叛之中。

尽管他们背叛上帝的表现方式发生了变化,由过去的放纵转变为现在的律法主义,但无论如何,这一切均仍与所有的异教信仰一样,都是遵循着相同的原理——人能够靠立功而得救。耶稣和古时的耶利米一样谴责了这种宗教体系,并称其为可憎之事。“你们是在人面前自称为义的,你们的心,上帝却知道;因为人所尊贵的,是上帝看为可憎恶的。”(路16:15)

耶稣在许多场合表达了他对这些可憎之事的不悦,其中最有名的是他两次洁净圣殿。当他看到人们亵渎圣地时,他表现出极其的愤怒。耶稣和犹太人之间关于信仰的争端在摩擦升级中,终于汹涌的爆发了。宗教领袖之所以恨耶稣是因为他看起来不像弥赛亚,他不尊重他们的遗传,最严重的是,他不按照他们认为应当的方式遵守安息日。这后一件事激怒了犹太人,他们便要寻索他的性命。(见约5:10-16;太12:1-4;可3:1-6)

不论宗教领袖怎样反对耶稣,耶稣总是不断地寻找机会,以促使他们悔罪并进行改革。他经常责备他们错误的行为,并向他们指明在上帝眼中极为宝贵的真实、纯正的信仰。然而他们硬着心肠一次次地拒绝了上帝的慈悲心怀。

当耶稣最后一次进耶路撒冷时,他预知的慧眼看到了他们持续背叛的后果。耶稣的心灵极其伤痛,泪水滑落脸庞,他预言了耶路撒冷城将至的厄运:“因为日子将到,你的仇敌必筑起土垒,周围环绕你,四面困住你,并要扫灭你和你里头的儿女,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路19:41-44)

在殿中教训百姓数日之后,耶稣最后一次离开那个地方。当他看到他百姓叛逆的最终结局时,他再次痛心疾首。他喊着说,“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差遣到你这里来的人。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太23:37,38)

在这两个事件中,耶稣都将罪归到了子民身上,他说,“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只是你们不愿意。”因为他们不愿响应上帝的呼召,没有从他们所行的可憎之事上转离,他们的圣殿要再次遭受荒凉。这个预言在公元70年应验了,那时提多将军的罗马军队将圣殿烧毁。圣殿的第二次被毁和他头一次被毁完全一样。两次都是因为上帝悖逆的百姓行了可憎之事,两次被毁都是由异教军队执行了判决。

但以理曾预言耶路撒冷遭遇毁灭是因为百姓拒绝受膏君弥赛亚。仔细研究但以理书9:25-27节,我们就会发现事实确实如此。第25节有应许要将弥赛亚赐给以色列,并且预言要重建圣城。但是很不幸的是,后面的经文又预言了厄运的再次临到。第26节说到弥赛亚将要被自己的百姓杀死,以及这一行为将如何导致圣城和圣所的再次被毁。

当但以理听到加百列传达的这个预言时,在他脑海中所呈现的,乃是那在他的时代发生在耶路撒冷的事将要重演。预言表明,历史将会重演,而且后来所发生的事也完全与此相符。在公元前586年和公元70年,因上帝百姓犯下的可憎之罪,导致了圣城和圣所的毁灭,头一次是被尼布甲尼撒所毁,之后是被提多所毁。

以色列拒绝了弥赛亚,他们便丧失了作为上帝宠爱之民的地位。耶稣预言了这事的发生,他说:“上帝的国必从你们夺去,赐给那能结果子的百姓” 。(太21:43)以色列因他们顽梗悖逆的罪而丧失了他们在福音工作上所拥有的特权。

那么谁将是承受上帝之国的新子民,并结出与之相称的果子呢?圣经在使徒彼得写给外邦新信徒的书信中给出了明确的答案:“你们从前算不得子民,现在却作了上帝的子民。”关于信从基督教的人——上帝新的百姓,彼得进一步说到:“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10)

在新的时代中,上帝将一切原先赐给亚伯拉罕属肉体后裔的特权和应许,都赐给了悔改的基督徒。(见加3:26-29)现在,重生的基督徒承担了以色列的使命,基督的教会担当了上帝圣殿或圣所的地位。圣经在很多经文中完全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诸如罗2:28-29,弗2:11-13,19-22;彼前2:5等。

最后的毁灭

但以理根据新约中属灵以色列的原则,提到了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行毁坏可憎的”,可以参考但以理书8:13,11:31和12:11。眼光敏锐的预言历史学者认识到,这些章节预言了教皇权势的形成及壮大。教皇已将致使古耶路撒冷毁灭的相同的异教习俗掺进了基督教,这是不争的历史事实。人们稍加留意便可发现,偶像崇拜,搭模斯崇拜,以及太阳崇拜在中古黑暗时期是怎样被引进基督教的。这些“可憎之事”如今还以许多形式出现在我们身边,诸如各种雕像,圣徒烛光,玫瑰念珠,复活节朝阳礼拜以及星期日崇拜。(关于这个主题更多的信息,见本站另一本小册子“异教习俗的基督教化”)

罗马教的背道决不能证明新教就是完全清白的。大多数的新教教会继承了这种背叛,他们继续采用深深根植于古代异教的可憎习俗,而当时融入这些习俗就是为了破坏上帝的真理。天主教和新教都在上帝的圣地——他的教会中培植了这些可憎之事。基督教会正在效法过去历史上的以色列。我们在很多罪恶上正在重蹈前人的覆辙,其结果就是要遭受相同的毁灭的刑罚,除非我们愿意读在宫廷墙上出现的字并逃离巴比伦。

很显然,但以理书中三次提到的毁坏可憎之事都是源于上帝百姓的背道,那么有什么兆头能告诉我们毁灭在即呢?

在路加福音21:20中,耶稣告诉门徒什么是耶路撒冷临近毁灭的最终兆头。他说:“你们看见耶路撒冷被兵围困,就可知道它成荒场的日子近了。”这节经文并非表明围城的军队是可憎的,而是说军队是行毁灭的工具。因为以色列行可憎之事,上帝要通过罗马军队让“报应的日子”临到他们身上。

当罗马军队围困耶路撒冷时,这个兆头表明城中大多数的领袖和百姓已经越过了恩典的界限,他们已经恶贯满盈了。对于生活在城内的基督徒来说,这就是耶路撒冷即将遭受上帝审判的兆头。一旦找到机会,这些基督徒就要“逃到山上。”(第21节)公元66年,当罗马的提多将军围困城邑时,基督徒就意识到应许的兆头已经来到,现在是逃跑的时候了。他们抓住头一次逃跑的机会逃走了,上帝的真实儿女中,没有一个在公元70年耶路撒冷可怕的毁灭中死亡。

正如上帝给早期基督徒一个预兆,告诉他们何时逃离耶路撒冷,同样他也给我们一个兆头。他要叫每一个基督徒都能知道这个世界的宽容时期在何时将要结束。

约翰在启示录第13、14章中记载了一系列兆头,我们由此可知末日离我们是何等的迫近。当美国通过政教合一的方式给教皇制度做个像,我们从这个兆头就可以看出该国已经罪恶满盈了。这件事的成就还有什么比通过一条国家性的星期日法案、命令所有人尊崇一个异教崇拜的日子更加显而易见呢?这样的事情将直接应验启示录13:15-17的预言,从此我们可以确信这世界的末日已经逼近。

一位作家这样描述要来之事:“罗马军队围困耶路撒冷是怎样作为预兆,告诉门徒们耶路撒冷城行将遭受毁灭,照样,这样背教的行为也要作为预兆,告诉我们上帝宽容的限度业已到达,我国(美国)的罪恶业已满盈,那位慈怜的天使行将飞离而去,永远不再返回。”当众教会背叛上帝、行可憎之事到达一定程度,就是指颁布一个宗教的法律,用一个异教的日子来代替上帝的圣安息日时,那时,我们就要逃离我们的城市,因为灾难的时刻马上就要临到。

在末期,“那行毁坏可憎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我们若细心查考这个预言就会明白,这三个预言的一一应验都是在指上帝百姓普遍的背叛而招致了悲惨的毁灭。我们现在生活的世代,正是基督教会最后背道的阶段,他们要废除上帝的诫命。我们需要知道,我们正处在预言应验的过程中,要睁大眼睛警惕一切事情发展的顶点。

我们若要脱离那那行毁坏可憎的,唯一确定的保障在于,将自己的生命毫无保留地交给耶稣,像他一样爱人如己,并按照他话语所教训的方式去敬拜他。最大的诫命就是尽心、尽性、尽力爱上帝。我们若有这样的爱,便会很自然地去做一切讨上帝喜悦并使他得尊荣的事。反过来,上帝也会在他即将复临前,在我们经历结束世界历史的毁灭之灾时保障我们的安全。

Free Bible School

Bible School
Enroll in our Free Online Bible School Today!
Start your first lesson now!


Christian Hymns



Freebie!

Ultimate Resource
Request your free book, Ultimate Resource, today and learn how to study the Bible
Get It Now!


Back To Top